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李光玉:新冠肺炎疫情對鹿業的影響及對策建議

【字體:

  2019年底,我國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疫情之下,食用野生動物可能造成的公共衛生安全風險已經引起了世界范圍內的高度重視。2020年1月以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林業和草原局及農業農村部出臺了疫情期間最嚴野生動物管控措施,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相關保護機構和公眾的呼聲也從禁食“野味”,擴大到全面“禁野”。2月2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表決通過《關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決定》在《野生動物保護法》的基礎上,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為導向,擴大法律調整范圍,確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制度。按照《決定》的規定,列入畜牧法規定的“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動物,也屬于家畜家禽,對其養殖利用食用等,適用畜牧法的規定進行管理,并進行嚴格檢疫。

  雖然多個鹿品種(地方品種吉林梅花鹿、東北馬鹿和培育品種雙陽梅花鹿、四平梅花鹿、敖東梅花鹿、東豐梅花鹿)被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但是在《野生動物保護法》中,梅花鹿被列為了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馬鹿被列為二級保護野生動物。

  當前,疫情形勢仍然嚴峻,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已成為第一要務。在疫情影響下,針對鹿產業發展面臨的困境與挑戰,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以吉林省為主,參考全國其他省份,通過電話咨詢和調查問卷方式開展了“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鹿產業的影響調研”,并形成報告如下。

  一、調研數據來源情況

  此次調研活動共進行電話咨詢32人次、網絡調查收集有效問卷404份,其中吉林省235份,占調研總量的58%,與吉林省占全國鹿養殖總量60%的比例相當,說明此次問卷具有很好的代表性。調查對象中涉及到的養殖群體與加工銷售群體的比例約為2:1,其中養殖群體100頭規模以下占68%,100-500頭規模占26%,500頭以上規模占6%;加工銷售群體中初加工及銷售占74%,深加工及銷售占26%,基本符合產業結構現狀;調查問卷共設計問題60項,全面涵蓋了鹿產業鏈的各個環節。

  二、吉林省鹿業基本情況

  吉林省是我國鹿養殖量最大的省份,已形成繁育、養殖、加工、物流、銷售于一體的完整產業鏈。人工養鹿存欄量最高峰時超過100萬頭,飼養品種以梅花鹿和馬鹿為主。目前已育成雙陽、四平、敖東、東豐和東大5個梅花鹿新品種。根據本次調查發現,人工培育花馬雜交鹿的養殖數量已經超過馬鹿的養殖量。目前長春市雙陽區、東豐縣與遼寧的西豐縣并稱三大鹿養殖基地和鹿產品交易中心,共有各類企業數百家,已經形成了兩大鹿產品物流中心,鹿副產品年吞吐量達到4000噸,實現年交易額超過100億元,客流量近百萬人次,干鹿茸吞吐量達到500噸。鹿產業作為高附加值的特種養殖業,已成為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產業發展對調整農村產業結構、拓展農民致富、加速實現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鹿產品對全民健康和中醫藥事業的發展也提供了有力支撐。

  三、疫情對鹿產業發展的影響

  (一)鹿養殖環節

  自疫情發生以來,緊急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Ⅰ級響應,采取了道路、機動車輛通行等管控措施,暫停了活體運輸和交易,致使養殖戶的活鹿、鹿肉和鹿茸等產品無法銷售和回流資金,導致養殖企業資金壓力加大。針對養殖戶的調查顯示,62%的養殖戶遇到了產品銷售不暢的問題;24%的養殖戶存在資金鏈緊張和貸款償還壓力增大的困難,近59%企業現金流僅可維持3個月以內,勢必會對今年的養殖規模產生負面影響。

  同時,交通管控措施的實施也導致各種飼料、獸藥、疫苗及其他生產生活相關物資的調運受阻,無法及時供應。調查顯示,57%的養殖戶短時間內玉米、豆粕等精飼料將尤為短缺,其次是獸藥(17%)和添加劑(13%)。對于飼喂成品飼料的養殖場來說,飼料短缺嚴重,主要是由于成品飼料的儲備不足。57%的養殖戶表示,所處地區精飼料價格出現上漲。調查問卷顯示的飼料短缺和價格上漲的養殖戶比例一致,說明各地飼料價格均在上漲。電話咨詢發現上漲幅度各地規律比較一致,幅度最小的為玉米,幅度最大的為豆粕,各地波動最大的為麩皮。調查問卷結果顯示37%的地區上漲幅度在10%以內,20%的地區上漲幅度在10%以上。飼料價格上漲主要是由于交通費用的增加,但上漲幅度不大。

  大部分中小養殖企業青貯飼料儲備充足,也沒有復工方面的困擾。大型養殖企業青飼料存儲不足,需要及時購買和補充。由于豆粕、玉米等飼料的緊缺和價格上漲,部分養殖戶已經開始減少精料飼喂量。尤其是在新疆等非糧食產區,部分養殖戶精料已經減少至平時的1/2。當前正值公鹿生茸前期和母鹿妊娠期,此時精料和飼料添加劑的短缺勢必會影響產茸量和繁殖成活率。調查顯示,約40%的養殖戶預測今年鹿茸產量將會下降5%-15%。

  (二)鹿加工環節

  調研對象普遍表示疫情嚴重影響了加工企業的發展。產品銷售的影響占78%,其次是物流、人工和原材料原因,分別占到了47%、22%和20%。39%的企業開工率僅為往年同期的20%以下。僅有13%的企業銷售額與往年持平,52%的企業銷售額與往年同期相比下降超過80%。影響產品銷量的主要原因是防疫封鎖和物流停運(70%),其次是受疫情影響,擔心鹿產品安全(53%),第三是當地限制活體運輸(40%);產品銷量下滑最嚴重的是鮮品(茸、片等)和鹿肉類,31%企業反映銷售價格明顯下降,銷售停滯導致企業流動資金不足,資金周轉困難,近59%企業現金流僅可維持3個月以內,生存面臨極大威脅。中小企業的破產倒閉,可能會傳導至從業人員的就業穩定性,存在農民工失業風險。

  (三)鹿產品銷售環節

  鹿產品的交易方面受疫情影響最大,幾乎所有的線上和線下交易均處于暫停狀態,交易市場復工率低于5%。電話咨詢結果發現,疫情對鹿產品交易的影響呈現出地域性差別。對于雙陽、東豐交易市場來說,由于往年春節過后正是鹿產品銷售的高峰,所以各商家年前都備足了貨,現在沒有交易,處于虧損狀態。

  受疫情輿論影響,鹿產品消費顯現出兩極分化態勢,初加工產品(鹿茸片、鹿鞭片、鹿肉等)在京東和天貓等線上銷售平臺下架,銷量大幅下降,而能夠進入藥房銷售的深加工產品(鹿茸膠囊、鹿茸口服液等)銷量卻逆勢上漲,由此可以看出消費者對該類產品具有較高的認可度和接受度。67%的調研對象具有經常食用鹿茸的習慣,32%的人有偶爾食用的習慣,僅有1%的人不食用鹿茸,可見鹿茸食用基礎在大眾心理還是非常雄厚的。95%調研對象認為食用鹿茸產品能夠顯著增強機體免疫力,90%調研對象認為在當前疫情下鹿茸有用武之地。93%的調研對象建議將鹿茸列入藥食同源原料目錄。

  54%調研對象擔心,疫情期間的社會輿論可能會使消費者對鹿產品產生負面影響。86%的調研對象非常關心新版《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工作,擔心社會輿論對鹿產業的消極影響和國家對鹿產業發展不利的管理政策走向。

  (四)鹿疫病防控環節

  受疫情影響,民眾在消費鹿產品過程中會更加關注產品的安全性。與其它動物類產品一樣,鹿茸產品最值得警惕的是人獸共患病和獸藥殘留。調查顯示,目前鹿養殖業對鹿常見傳染病的防控意識較強,防疫工作做得較好,尤其是對人獸共患的鹿口蹄疫疫苗、鹿結核病、鹿布氏桿菌病免疫的比例較高,分別為85%、72%、64%;但也有個別養殖戶對鹿的疫苗接種意識不強,占調查比例的4%。調查顯示78%的從業者表示會更加注重與鹿及鹿產品接觸中的個人防護。鮮茸交易是傳播人畜共患病的重要途經,73%的調研對象認為應該在鮮茸交易中佩戴一次性手套。而養殖戶在與鹿接觸過程中應采取更為嚴格的防控措施。

  疫情對鹿用獸藥市場產生一定程度上的影響,導致部分獸藥價格小幅上漲,漲幅在10%以內,部分獸藥漲幅超過10%,對鹿業影響不大。另外,人工繁育鹿的檢疫處于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檢疫不及時,甚至沒有檢疫的情況時有發生。電話咨詢發現,吉林省鹿養殖業處于多頭管理狀態,林業部門和農業部門同時管理,導致產業發展的個別方案難以落到實處。

  (五)管理范疇不明晰對鹿業的影響

  調查中,養殖戶紛紛表示完善野生動物有關法律法規、打擊違法犯罪、嚴格封控管理是必要的。68%的調研對象認為,將人工繁育鹿群作為野生動物對待,進行隔離甚至禁養、禁用是不合理的,應進行科學的分類管理,合理保護和有效利用將促進產業的健康發展。

  綜上所述,此次疫情對鹿業從養殖、加工到銷售全產業鏈各環節都產生了較為顯著的連鎖影響,依次體現在產品銷售不暢、物流運輸困難、企業資金鏈緊張、貸款償還壓力大、生產物資缺乏、員工復工率不高、成本壓力增大等方面。

  四、對策建議

  (一)及時出臺產業扶持政策,支持產業發展

  調查顯示,僅有7%調研對象表示當地已出臺扶持政策,幫助鹿相關企業渡過難關。建議國家和地方政府出臺鹿業相關融資優惠和資金補貼政策,通過提供貸款優惠、減免企業房租、降低擔保費率、延期繳納稅款等方式幫扶中小微企業應對疫情、渡過難關。同時,協調產區和銷區構建穩定的對接關系,解決滯銷問題,滿足社會需求。企業要正確研判市場變化形勢,及時調整生產計劃,根據市場需求做好生產布局,合理安排產品結構。

  (二)對鹿品種分類管理,規范家養鹿管理部門

  近期《關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及其解釋表明,家養梅花鹿多個品種及地方品種已進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建議對鹿進行分類管理,盡快明確管理部門,不再多頭管理,把家養鹿和野生動物分開管理,促進產業健康發展。

  (三)急需建立切實可行的鹿群登記制度和可追溯體系

  建立普查登記和良種登記制度,切實保護野生種群,充分發展和利用人工繁育種群。將現有人工繁育種群進行全范圍的普查登記。同時,建立鹿產業的溯源系統,持續推進無抗養殖示范區建設,號召政、產、學、研、資等單位一起參與,確保流轉和交易中的鹿和鹿產品來源于人工繁育種群,以促進鹿產品質量全面提升。

  (四)將人工繁育鹿茸納入藥食同源管理

  建議將鹿茸納入藥食同源管理范疇。由于國家對鹿茸、鹿骨等4類產品禁入食品領域的限制,給新西蘭等國外鹿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提供了機會,對鹿業的健康發展沖擊很大。因此,應從國家層面加強馴鹿茸走私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明確相關部門執法責任,進一步規范國內鹿茸市場。

  (五)加強產業基礎研究,完善鹿業標準體系建設

  高度關注新型冠狀病毒與鹿攜帶病毒的內在聯系,嚴格管理鹿養殖的健康狀況和衛生狀況;明確鹿茸及副產品內在品質與疾病預防和治療的關系;開展鹿產品風險評估體系建設;建立鹿產品的可食用標準;建立全新的鹿茸質量等級標準,不能只憑外觀評價鹿茸價格,要區分梅花鹿茸和雜交鹿茸,散養的和圈養的;制定養殖場的衛生標準。嚴格執行國家防疫防控的有關規定,從嚴控制養殖衛生環境,加強重大動物疫病的培訓和監測防控,防范疫病風險。(通訊員 王冬昭)

  

  作者:李光玉,吉林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所長

TOP 广西体彩网-安全购彩 阳信县 | 福州市 | 潢川县 | 临夏市 | 桐梓县 | 同江市 | 潞西市 | 乡宁县 | 泗洪县 | 响水县 | 兴文县 | 曲阳县 | 蒙自县 | 贵定县 | 余干县 | 商都县 | 克东县 | 安岳县 | 盐津县 | 广灵县 | 武夷山市 | 巴中市 | 永嘉县 | 吴旗县 | 隆化县 | 东平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