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謝玲紅:“十四五”農村勞動力就業的新形勢與應對思路

【字體: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十四五”時期農村勞動力的就業形勢更加復雜多變。準確把握新形勢,積極應對新挑戰,統籌推進農村勞動力外出就業和就近就地創業就業,是關乎社會穩定、鄉村振興和城鄉融合的全局性問題。“十四五”時期,全球貿易格局和供應鏈將深刻調整,信息化和智能化技術快速滲透到傳統產業,我國產業結構和城鄉關系加速優化,對農村勞動力的需求隨之發生巨變。與此同時,人口加速老齡化,靈活就業日趨流行,農村勞動力的年齡結構、就業意愿顯著改變。在供需新形勢下,既有的結構性矛盾將更加突出,穩住城鎮部門的就業崗位,釋放農業農村創造就業的潛能,加強農村勞動力的技能培訓和兜底保障,是“十四五”農村勞動力就業工作的主線。

  一、城鎮就業新舊動能轉換

  “十四五”將繼續實施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戰略,城鎮部門仍然是解決農村勞動力就業的主力,穩住城鎮部門的就業崗位,就是穩住了農村勞動力就業的基本盤。我國制造業在全球范圍的成本優勢不斷削弱,智能化技術替代重復勞動的力度更大,吸納農村勞動力的“舊動能”快速減弱,而家政服務、共享經濟等“新動能”需要加快承接吸納重任,這是“十四五”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的主要形勢。

  (一)外向型制造業用工需求萎縮

  “十四五”時期,全球經濟增長乏力,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民粹主義暗流涌動,我國外向型制造業發展前景不容樂觀,出口企業對農村勞動力的吸納能力減弱。一是從事加工貿易的就業崗位向發展中國家轉移。近年來我國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東南亞等國的外向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快速發展,我國農村勞動力崗位流失壓力較大。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測算,中國加工貿易額從2013年的8600億美元降至2017年的7588億美元,就業人數隨之下降250萬人左右。二是跨國公司崗位向發達國家回流。美國“回流倡議”組織統計顯示,2010-2017年,721家美國制造業企業從中國回流,帶動美國2.8萬人就業,但對我國上下游產業的崗位削減卻是乘數級的。

  (二)投資下滑和新技術沖擊傳統崗位

  作為承接農村勞動力的主要部門,基建、建筑業、制造業等行業“十四五”投資壓力較大,傳統部門崗位供給能力下降。與此同時,智能技術開始加快替代重復勞動。一是投資下滑導致勞動密集型崗位減少。在控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政策要求下,基礎設施投資增長空間有限,難以繼續為農村勞動力創造大量就業崗位。房地產投資增長乏力,建筑、建材、裝修等傳統行業用工需求下降。制造業成本上升、利潤收縮、投資不足,穩崗壓力較大。二是“機器換人”進程加快。為了應對逐年抬升的勞動力成本,經過多年的研發和測試,智能技術加速替代重復勞動成為世界趨勢,我國亟需促進“技術紅利”取代“人口紅利”,但這必然帶來重復勞動崗位消失的陣痛,農村勞動力受到的影響最大。珠三角和長三角部分地區已啟動“機器換人”計劃,有關研究指出,浙江最近兩年減少用工200萬人,東莞最近三年減少用工20萬人,消失的崗位主要是搬運、碼垛、裝配、焊接、噴漆等,這對農村大齡勞動力就業帶來挑戰。

  (三)新興行業用工潛力穩步釋放

  高質量是“十四五”發展主線,家政服務和共享經濟等新興服務業迎來新機遇,將逐步接替傳統部門,成為農村勞動力就業的新引擎。一是家政服務業將產生千萬級的用工需求。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城市生活節奏加快,居民收入水平穩步增長,城市居民對養老、托育、康復、護理、烹飪、保潔等服務的需求快速增長,家政服務有望成為農村勞動力就業的主力行業。58同城數據顯示,2018年家政服務業88.6%的從業者來自農村,整個行業還缺1000萬-3000萬勞動力,據此粗略估算,還能帶動900萬-2700萬農村勞動力就業。二是“互聯網+生活服務業”承接從制造業轉移的青年勞動力。生活服務互聯網平臺近三年快速擴張,在外賣、快遞、網約車等新興行業產生了大量的就業崗位。中工網報道,外賣從業人員已經超過700萬。《2018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顯示,我國快遞員人數已經超過300萬,平均月薪約6200元。這些形式靈活、收入較高的崗位,能夠有效承接離開制造業流水線的農村青年勞動力。

  二、農村就近就地就業空間調整

  “十四五”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關鍵期,農村不僅要留住技能水平較高的青壯年勞動力,而且需要吸引大學生、務工人員、企業家等群體返鄉創業,農村就業承載力會得到較大幅度提升。但也要認清農村就業空間不足的整體形勢,農業生產崗位依然嚴重缺乏吸引力,縣域范圍非農產業的就業創造能力提升緩慢,農村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就業帶動力需進一步提高,“十四五”農村勞動力就近創業就業的空間需要穩步拓展。

  (一)農村傳統就業崗位擴張乏力

  農業現代化水平不高,縣域經濟發展滯后,農村就業崗位提質增量的空間嚴重受限,大量剩余勞動力需要競爭有限的較高質量的崗位。一是農業生產部門生產效率偏低,依然是就業吸引力最弱的行業。我國農業生產效率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依然很大,世界銀行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農業從業人數占比高達27%,這一比例是美國的19倍,日本的8倍,以色列的27倍。按照2018年主要糧食作物的總產量,如果我國農村勞動力就業充分度能達到全年250天的水平,那么就只需要1.3億農業勞動者,也就是說還要向非農部門轉移1.7億剩余勞動力。低效率意味著就業不充分和收入水平不高,也就很難吸引到優質勞動力。二是縣域非農部門崗位增長緩慢。縣域經濟活力不足,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不足,倉儲、物流、技術等農業產業鏈短板突出,一二三產融合不深,農村經營主體實力不強,難以就近就地創造充裕的就業崗位。

  (二)新經濟持續創造新崗位

  信息技術快速向農業農村滲透,農業與二三產業加速融合,創業帶動就業的作用不斷顯現,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快速發展,成為農村勞動力高質量就業的新動能。一是新產業新業態創造大量非農崗位,農村電商就業帶動能力強勁,三產融合有效擴展了農村就業空間。農業農村部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1200萬家農村網店帶動3500萬人就業,崗位廣泛分布在生產制造、快遞物流、銷售等行業,2017年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業從業人數達到900萬人,比2015年增加110萬人。二是創業帶動就業效應持續顯現,據國家發展改革委統計,截至2019年6月,開展返鄉創業的341個縣市區,返鄉創業人數超過200萬人,帶動700多萬人就近就地就業,估計全國返鄉創業人員已超過800萬,帶動3000萬人就業,返鄉創業就業帶動作用依然有提升空間。

  三、勞動力結構和就業意愿變化

  除了城鄉需求結構外,農村勞動力的年齡和技能結構在“十四五”時期也會發生深刻調整。受城鎮部門崗位縮減和子女返鄉高考等問題影響,部分大齡農民工需要返鄉就業,和留守人員共同構成了大齡農業勞動力隊伍,加速老齡化的勞動力難以支撐鄉村振興戰略。城鄉新經濟催生了大量的用工需求,新崗位對技能水平和綜合素質的要求明顯提高,但農村高技能勞動力比重偏低的結構性問題依然突出。農村青年勞動力普遍排斥“朝九晚五”的正規就業,靈活就業逐漸成為主流就業意愿,短工化趨勢不利于就業穩定。

  (一)年齡、技能結構不適應新形勢

  無論鄉村振興,還是城鎮產業轉型,都需要高素質的人力資源,農村勞動力年齡老化、技能不高的結構性矛盾“十四五”時期將更加突出。一是農村勞動力老齡化程度加深,難以滿足鄉村振興的需求。目前絕大部分30歲以下的年輕人不愿務農,留守的老人和婦女,以及部分返鄉的大量農民工,是農業生產的主力軍,難以滿足現代農業對新型職業農民的迫切需求。二是高技能勞動力比重依然較低,無法適應產業升級新形勢。《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全國僅有31%的農民工接受過非農職業技能培訓,而且普遍存在培訓效率偏低的問題,導致農村難以為轉型的制造業和服務業提供高技能勞動力。隨著產教融合、職業院校擴招、職業教育改革等在“十四五”時期的實施,農村勞動力技能結構有望得到優化。

  (二)靈活就業已成年輕人主流意愿

  共享經濟快速發展,新生代農村青年進入勞動力市場,靈活就業逐步成為社會思潮,新的就業意愿在“十四五”產生新的就業形態——慢就業、短工化、高流動。一是越來越多農村青年選擇靈活就業。農民工代際轉換已經完成,《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80后、90后、00后農民工的占比已達52%。與前幾代農民工相比,農村青年不會迫于生計,到薪資一般、重復性高、自由度低的正規部門工作,而會更加青睞靈活就業。二是就業新形態和勞動制度的沖突加劇。勞動關系和社會保障制度優化調整的節奏,滯后于農村青年靈活就業的服務需求。

  四、“十四五”農村勞動力就業思路

  (一)穩住城鎮就業大盤

  創造制造業轉移的良好條件,支持新興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穩住城鎮吸納農村勞動力就業的基本盤。一是通過轉移延續制造業的就業功能。加快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向中西部轉移,完善中西部產業配套基礎設施,建立招商引資和就業聯動的激勵機制。二是加快新興服務業高質量發展。培育家政服務業龍頭企業,促進養老、托育、保潔等與物業、快遞業的融合發展。規范互聯網平臺用工,維護靈活就業群體權益,發揮共享經濟、平臺經濟、數字經濟對農村勞動力就業的帶動作用。

  (二)釋放農村就業潛力

  將三產融合和返鄉創業作為“十四五”釋放農村就業潛力的主要抓手。一是加快農村三產融合。加快現代農業發展,引導農業與旅游、康養、休閑產業融合發展。加大電商平臺的財政資金投入,吸引專業服務機構制定規范的農產品生產標準、制作流程、包裝形式,共同打造高水準的自有電商平臺,帶動農村勞動力就近就地就業。二是大力支持返鄉創業。實施鄉村創業人才引進計劃,鼓勵各級人才選拔活動涵蓋返鄉創業人員,引導縣級政府將返鄉創業納入績效考核范圍,出臺市場準入、財政扶持、用地用電、稅收優惠、稅費減免、子女教育的優惠政策,給他們創造良好的創業環境和條件。搭建返鄉創業平臺,加大農業創業園區、農民創業示范基地的建設力度,增強“星創天地”、農業科技園區的集聚能力,為返鄉人員打造高質量的創業平臺。拓寬返鄉創業信貸渠道,落實賦予大型銀行縣級支行信貸業務權限的政策,支持地方性法人銀行在基層增設小微支行、村鎮支行,建立縣級銀行內部科學合理的容錯機制。加大區域性物流、冷鏈、電商節點的建設力度,提高農村創業主體進入全國市場的能力。

  (三)加強培訓和兜底保障

  提高職業技能和創業培訓能效,加強困難群體就業兜底保障,提高農村勞動力“十四五”就業質量。一是優化職業技能培訓模式。高標準打造地市級職業技能培訓中心,建立以農村勞動力為服務對象的技能培訓標準和課程體系,推進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多元職業教育發展模式,布置家政、養老、托育的從業人員品牌建設工程。二是提高創業培訓質量。建立區域性創業培訓中心,支持地方政府從專業機構購買創業技能培訓服務。推廣培訓服務外包模式,委托培訓機構進行專業、實用的技能培訓。鼓勵各地根據實際情況開展返鄉創業人員網絡教育,促進優質創業培訓資源聚集與開放共享。探索異地打工者創業實踐委培新模式,推動返鄉創業與招商引資聯動。三是健全完善農村就業困難群體的兜底保障機制,實施農村困難群體就業保底工程,增加植樹造林、防風治沙、鄉村環衛等公益就業崗位,提高產業扶貧項目運營能力,增強農村經營主體就業帶動力,解決貧困戶、高齡農民工、低技能勞動力的實際就業困難。(通訊員 劉晉婧)

TOP 广西体彩网-安全购彩 湖北省 | 敦煌市 | 通江县 | 确山县 | 栾城县 | 长顺县 | 南宫市 | 唐海县 | 都安 | 阆中市 | 新宁县 | 临汾市 | 封丘县 | 华亭县 | 班戈县 | 渭源县 | 山丹县 | 四会市 | 沅江市 | 浮梁县 | 天水市 | 大名县 | 梁山县 | 尖扎县 | 乌审旗 | 郑州市 |